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冬已盡,春又至,蹣跚步,聲聲碎了地下塵。抬頭望,煙雨浩然,點破了夜的孤單。多少歡聲笑語是已故春秋,多少惆悵在逝去的歲月裡,又將有多少傷痛隨我入塚中。漠然,風冷;黯然,蕭瑟。琴聲悠悠,韻律誰人解?花開時的艱辛,花落時的痛楚,是否正如那輝煌與失敗一樣,只是夢裡一場嬌艷的輪迴。 心事輕劃過指尖,凝結成心中的淡然。獨處時,心靈有一種通透的寂寥與無助,撩撥一江心水,釋放一抹殤然。心寂寂,意融融,為誰艷抹為誰容;雲萬里,路千重,霓裳一曲舞裙紅;天之涯,海之角,寸縷芳心末語中;臨曉霧,對蒼穹,癡心染就女兒紅;前世的煙,今生的雨,一把青竹傘撐過朦朧的夜,晨鐘隱隱,暮鼓聲聲,我的淚是別樣的秋…… 一花一世界,一樹一菩提。我路過別人的故事,眼眶裡卻滿含淚水。這廂是,夢梅戀上畫中的仙。那廂是麗娘為愛消香隕碎。聲聲哽咽,點點淚殘,是前緣等待,還是再續後愛?夢梅,麗娘,還魂,歸來,那場生死愛戀,是否能還原千年的等待?牡丹亭上花開成燦爛的天,日日年年末停歇,這雋永的傳說,是否愛的太深,太遠,太古典?看梅邊落花似雪紛紛纏綿誰人憐?可曾見,楊柳邊風吹懸念生生死死不尤怨?愛的浪漫,演繹了千年萬年,這夢幻我卻只能說讚歎。春水望斷,夏花宿妝殘。誰問秋蟬,誰知冬來,剪不斷思念,欲理還亂,冷鞦韆,我蕩了千年,歲月,摧殘,發白,卻原來,我只是蒲公英被風吹散的那一抹白…… 故事要怎麼寫,結局才不會寂寞?青絲三千,黃沙飛掩。朝朝暮暮,糾纏絆牽,魂,隕落千年。人徘徊,夢飛天,串串字符,心事難釋詮。也想看花開花謝,去留無意,漫隨天外雲卷雲舒;也曾想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榮辱不驚兩淡然。怎奈落花如夢,空留餘香滿。古道旁,離人別,雙眸淺,怎看風景遠?一方伊人,守望遠鄉,那縷落日下的夕陽,化成萬種傷感。幾番深情,幾多意濃,終是雲煙一縷,隨風而逝飄一地清愁,到頭來,來也匆匆,去也匆匆,折菊兩束伴長眠…… 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常常感歎人生苦短,韻華易逝。有時候會執著於一份痛苦的愛,執著於幻想的美夢,執著於空想的追求,當數年光陰流逝之後,才會枉自嗟歎,獨留一份哀歎與塵埃為伴。多少傷痛不顧,說放手難控不回頭,自笑此生癡情種,情正濃,人已過,今生何緣與君逢?留意處,似水流年夢,無緣執君手,留你在原處。陌上香,枕上傷,月影殘夜更寒,腮邊淚愁伴眠。風撫傷口,隱作痛,驀然回首,十字路口我獨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