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一個人獨自徘徊在這夜色的空濛之中,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經出現在屏前的你的容顏。一瞬間,思念開始伸展,如萬千籐條纏繞在心。雨絲落在髮梢,那雨,肆意地把那些卷折的心事又層層鋪開來。獨自走在夜幕下,臨街的唱片店依舊流淌著熟?的旋律,那微啟的窗子釋放著初春的嫩蕊,還有那一個藏得很深的自己。 走在夜色中,突然那麼那麼想你;走在詩的左邊,往事與今夕對視;走在夜的中間,現實與虛擬交會。走在千年的夢靨裡,尋找…尋找,恍惚陌生的人群裡,我,固執地尋找著屬於你的笑臉。 今夜,把自己揉進夜裡,寫一種心情,說一種思念。 或許,只是因為,有那樣的一個人、有那樣的一段情、有那樣的一段過往,有那樣的一些曾經……於是,我的心裡眼裡,晃動的,全部都是你的影子。於是,我的眉稍指尖,攢動的,都是你留下的痕跡。只是,這空泛的日子,讓心有些累了。我想轉身,卻不能;想觸摸,亦不能;想傾訴,更不能……就這樣,在每天流過的光陰裡,將心中的愛戀變成黑白色的膠片,把你的身影就這樣深深的在心中定格,定格…… 我想,依舊淡然的對你笑,雖然我知道,你看不到,我眼裡忽然泛起的潮。你聽不到,我言之難盡後的意。但,我相信,一直很相信,你一定感覺得到,我真真切切的關愛、濃濃鬱鬱的祝福。 或許在多年以後,重新翻開一些人與事,會發現許多的人與事原來都可以就這般輕易忘記的。於我,你也許是那遙遠林間的一棵胡楊,於你,我卻只不過一縷輕風。轉身,煙消雲散,或者彼此歡喜,但總歸要各入塵灰,你有你的草長鶯飛,我有我的秋水長天。而唯一留給我們的,只有文字。也許文字是唯一可以讓時光靜止、才可以給我們安慰的一種方式,讓我們重現當初夢想的驚海滔天,坐在雨落雪飄裡給自己一個淡淡笑起的理由。 今夜,把自己融化在雨裡,了一份心事,卻一腔愁腸。 那些不能張揚的情感,被風吹落成一地的相思,鬆散成一絲一縷,再也堆積不到一起。那顆依舊為你澎湃的心,不再相信,可以溫暖你,也不再守候你。沒有你,那些的思念,那些的憂怨,那些徘徊在心底難盡的情意,那些的那些,都漸被擱置成空白了,無處躲藏的只是我越來越蒼白、越來越單薄的思念。 就這樣,雨化了心事,那已經走遠的往事在眉眼間,攏了一彎如煙的輕愁,在那一場無痕的風裡淡去吧!誰也不知道,什麼時候,心,才會與自己渴求的人或物相遇,以至之後終究是錯過還是放棄,誰又能做得了主,只有時間,自顧自的走著,在某個時候,它會循環往復,讓你心最柔軟的地方,輕輕輕輕的一痛。 愛是一種遇見,綻放後,再無飽滿艷麗的花身,只剩一身嶙峋的刺,兀自伸展。 你忘了,你留給我的那些花兒,你忘了,藏在屏後的你的注視,你忘了,那些的那些,會在時間結綴下,荼靡我的容顏。 曾經以為可以把自己變成一隻可以越過滄海的蝶,百轉千回後落到原點,所有的一切物是人非,抓不住的流逝,卻妄想著可以在你的國度裡,祈求著一種會停留的時間,可以彼此相依取暖,空間裡流淌著如水的音樂,駐入心田,幸福的呢喃,細細耳語,若你心有我,可會感受到一種心跳,躍躍而動,為你,為我…… 雨終於停了,只是在那一抬手的瞬間,便會撩撥起微涼的心事。 佛說:活在當下。 林清玄說:快樂地活在當下。可是,纖細的手總是挽不住流年,於是每一個當下都成了歷史。 一切漸行漸遠,漸濃漸淡…… 文章來源:中法埃菲時裝設計師學院 |凌嵐 | White House Briefing |快樂使者 | ﹏彭麼囡° |Wittgenstein | 足跡 |一旋一葉一天涯 | 蕭三郎:關係萬千重 |完全關閉此部落格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