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秋天,我們在尋找自己的收穫。大地一樣也在忙碌著,舉著手指數著今年的收成,而後又估算著來年的豐收。 富饒,能撩撥人們心中的詩情!美麗,能激發人們心中的畫意! 積石山縣城充滿詩情畫意外,呈現著忙碌和發展中的快節奏,以及大變化。無論哪個季節,從臨大公路行至尕馬家梁,停車俯瞰或是透過車窗遠望,都會感觀到縣城翻天覆地的變化,使多年前去過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那一排排的樓房鱗次櫛比,一條寬闊平整光潔的濱河路,使昔日的石頭灘容顏大改。 最顯眼的,怕是那些廉租住房,在陽光的照耀下,泛著自然的光澤,向大家詮釋幸福生活的美好開始。 如果不介紹,大家一般不會相信他們眼中所見的樓群,與廉租住房無關,以為是商住樓。也會納悶甚至不解,廉租住房怎麼會修建在光線好、離大禹廣場近、交通便利、視野開闊的黃金地段? 許多不解許多疑問都是可以理解的。誰讓這些廉租住房的樓群在那佇立成一道風景呢? 當全國上下二次房改如火如荼地進行,為低收入家庭而推出廉租房政策時,令高房價下的民眾看到了一絲曙光——正在大面積建設的廉租住房。 於是,人們翹首以盼。而這些翹首以盼的人,沒有長時間的等候,就會如願以償。 積石山縣的廉租住房政策細則一出台,按照申請標準,就“無房、無車、低收入”這三條,箭頭直指窮人,是一個非常實惠的工程,這個實惠的工程,讓積石山的人們刮目相看。 分管工作的副縣長周子良是位當地的東鄉族領導,我們認識十幾年了。他是位胸懷豁達和性子直爽的人,認識他也是工作緣由,多年來不間斷地交往。許久不見,再次相遇,他坦言說,我們積石山縣的廉租房、異地搬遷、危舊房改造工作取得了好的成績,縣上投資力度大,領導重視,工作著實搞得好,應該報道一下啊! 我雖為報社編輯,偶爾的孤陋寡聞,讓我無比慚愧,我居然不清楚積石山縣在這方面取得的好成績,一口應允。 採訪讓我大吃一驚:濱河、惠民、益民廉租房住宅小區集中連片,總面積達9.85萬平方米,總套數達1973套,佔全州建設任務的三分之一,可直接解決近萬名居民的住房困難,集中程度高、建設規模大,這在積石山縣發展歷程中是從來沒有過的。 縣建設局局長馬正明,聽說是居集鎮的人,家就在田家鄰村,親近感油然而生,佩服他們對工作的熱忱外,也對他們取得的成績感到高興。 廉租房住房一幢幢站立在那裡,等待住戶的檢閱一般! 什麼是心悅誠服?什麼是拍手稱讚?什麼是有口皆碑?在我看來,即便結果沒有預想的滿意,但因為真心對待,因為全力以赴,因為竭盡全力,將陽光般的溫暖繫在心間,捎給所需的人,由此演繹了目光是帆、關懷是槳的人生。而那縷潤澤的光,也會滋潤自己的心田。 疑惑也好,羨慕也罷,積石山縣的保障性住房工作搞得出色,在白銀的現場會上,臨夏在全省佔著優勢,尤其保障性住房工作,讓與會人員豎起大拇指,也讓那方百姓感到了溫暖。 我面對過的老人,無論年邁的、精神氣爽的、憂鬱的,他們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而令我歎服的還是前些日子碰見的八旬東鄉族老人。 當時,我們在她家隔壁採訪,記者也多,大家都各自忙著,誰也沒有注意到她。我們採訪的那戶人家是搬遷而來的,家修建的好,房屋的門楣木雕十分惹人眼目,大家都讚不絕口。 出了院子,我在巷道裡站立,看到兩隻山羊在角落被拴著各自吃包谷桿桿和麥草。 納悶之餘,注目老人。她戴著黑蓋頭,步調不快不慢,過去給羊喂點草。她也好奇地望著我們。我和她搭訕,她很客氣,說話和藹,而且耐聽。我隨她的邀請一同步入她家。 她也是搬遷而來的,原本住在胡林家鄉的馬營灣村。老人的老伴不在家,一隻穿著小背心的白色小狗,朝我吠叫不已,還有一隻貓,也躲在屋角外,慵懶地伸個懶腰,不理睬我的出現。小狗的吠叫裡,三四隻雞不緊不慢地在院子裡走來走去,看似在啄食,又似在漫步。 門道裡堆著用袋子裝起來的填炕物,院子裡的石頭和紅磚,是為了來年春天在堂屋一側蓋房子。她家修得不賴,惹眼的依然是房樑上的木雕,還有棰頭,不是葡萄就是石榴,凸顯著農村的氣息。 山水的瓷磚,鋁合金的門窗,如果不和老人拉家常,壓根就不相信他們是從山上搬遷來的,是享受到縣上補助的。老人說她只有姑娘,沒有兒子,那個家是姑娘和女婿修建的。他們老兩口老了,家一修好,姑娘和女婿就讓他們搬來了。她說話的時候,眼眸裡顯出自豪和喜悅。 她一輩子都沒有想過,老了會進縣城過日子,而事實告訴他們:沒有想過的好事情會越來越多的進入農村,進入平常百姓家。 她的臉上皺紋很少,我猜測她六十歲左右,沒有想到已經八十歲了。 她是東鄉族,一輩子在土地上勞作,按照以往的封建思想,沒有兒子養老,怎麼過日子?而她,用事實讓大家信服,女兒照樣可以養老。她不僅一直靠女兒贍養,如今老了,居然搬到縣城了。有孫女為他們做飯,他們只是吃了飯轉悠轉悠,所以她養了一隻羊,算是打發時間。 我記住了老人的名字——蘇祖力哈。 像蘇祖力哈老人這樣,從山裡搬遷而來的不少,他們的臉上,他們生活的小院裡,閃現著他們的歡喜和幸福。 看著寬敞明亮的嶄新房屋,我從蘇祖力哈老人的眼神裡捕捉到了幸福,也捕捉到了一縷關懷的溫暖陽光。 我展開了想像:午後的陽光裡,蘇祖力哈祖孫倆,倚門而坐,她們一針一線地做著針線活,老人時不時地給孫女指點…… 蘇祖力哈老人的生活,她和她的孫女,像一本特別吸引人的小說,情節跳躍的厲害,就像季節,夏天剛退下,冬天就迫不及待地上場,吸引著我及我的文字。 一幅剪影,泛著生活最本真的美,讚歎聲由此不斷湧來—— 這是積石山人盼望已久的夢願。這是積石山永遠見證的豐碑。這是國泰民安的組成部分。 這是全面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的實踐碩果,無論是廉租住房還是異地搬遷,抑或危舊房改造,其間蘊含的不僅僅是黨的好政策,而更深一層的是為民辦實事的真心和真情。 我沉默了。廉租住房似乎與我無關,異地搬遷、危舊房改造也與似乎我無關,但那聞到了一股股溫暖的味道,宛如春天和煦的春風一樣,洋溢在那方地域。 陽光,灑落,帶著溫暖,使幸福在生活的字裡行間散開! 也許不久的一天,抑或幾年時間後,生活在積石山縣城裡親人們的舊房將會被徹底拆除,取而代之的將是一幢幢的高樓。我舅爺家那幾間老屋,會改變模樣,也會成為他的兒女們追憶講述的一個場景。 希望天下的眾生不再有貧窮。 希望溫暖的陽光潤澤每一個角落。 文章來源:馬平川在線 |以手之筆,載人生之墨跡 | 路還長,不如走馬觀花 |歪脖魚的內陸海 | 江湖夜雨的BLOG |整形醫生 趙綱 整形美容 | 太陽花 |素天堂 | 泡沫曲奇的部落格 |專欄作家羅西 |